对敌怀仁

圈名弥初/谌安。
主圈:aph aotu 文野 小宝石 小英雄。
语c/画画。

新年快乐。迟来的一波更新…入了凹凸和文野,aph有点淡了…。

[黯葵]雨

半夜无聊写黯葵…发完就睡。
很简单很简单很简单的日常
…其实是和老狐狸真实的日常改梗。(下雨那天回家看到是萧敬腾出道十周年,心情十分复杂orz
学院paro。ooc慎点。
黯葵同学兼朋(互)友(掐)。不同班也不是邻居

那个初夏的傍晚,下了场突如其来的暴雨。
广播里播送着紧急通知放学及取消晚自习,学生们纷纷拿起伞往校外涌去,纷杂的雨声混合人语在本田葵耳中彻底变成一片混乱的噪音。他收拾好书包站起身,有些忧心地望了望窗外如黑夜般的天空。

刚刚课上他还在想着“化作人间风雨”的某句台词,转眼便黑云压城城欲摧。
小生拒绝这样的风雨陪伴。

……其实一切都还好,只是他本田葵没有伞。

毕竟事发突然。他这么想着苦恼地揉揉眉心,一边解下外套搭在臂弯里,向同桌道过别之后背起书包走出教室。吵闹中混着几声沉闷雷鸣,本田葵皱眉下意识抚上短袖校服的衣角。
贸然冲回家说不定会感冒,给那只老狐狸看见说不定又会被数落一顿,但实在是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正当本田葵顶好了校服外套准备往外冲的时候,一道慵懒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内响起。

“小兔崽子?”

本田葵僵着一张脸,默默将脑袋上的外套扯了下来重新搭回臂间,这才转过身微微抬起头望他。

“说了几遍不要用那种称呼来唤小生,您到底听力差还是记性差。”

不想见什么偏偏来什么,还是这个自大狂妄开口必损的家伙。本田葵有些不爽的瞪着对方毫不在意的表情,在人开口接下一句话之前打断了他的损人意图。“喂,下雨了。”

王黯挑眉,似乎是才注意到一般望了望厅外的暴雨,继而无所谓地耸耸肩,拿出一把伞向本田葵眼前晃了晃。“这有什么关系,我带了伞啊。”他盯了一会本田葵,开口道,“…你没带伞?”

“事发突然。”本田葵简单解释着,似是不想和他多纠缠一般扭过了头,重新举起外套将它盖在头上――猝不及防地被王黯一把扯了下来。他迅速撑开伞走进雨幕中,一手扯着本田葵一手拎着他的外套。淡淡嗓音在本田葵的头顶散开。
“那就跟我一起走。”

本田葵沉默不语,抢回外套似想挣扎,又被一把制住。王黯把本田葵的脖颈卡在他拿着伞的手臂弯里,而本田葵只好一手挽着校服外套一手拽着王黯的袖角。

两人钻在狭小的伞下,拥挤过街道,小巷,马路,在一片混杂不堪的刺耳噪音中。风雨大作,偶有雷鸣。他们终撞拥挤着堪堪停在了街边仍闪烁着霓虹暖光的店前,终于得以歇息。

伞很小,两人不得不紧紧靠着,即使这样身体也还是已经被雨扑得湿透。王黯沉默着,仍勒住本田葵的脖颈不松。本田葵被迫靠在人身上,这个卡着脖颈后仰身体的姿势让他极为不适。

不耐地皱眉抬起被水沾得湿漉漉的眼睫望向同样湿漉漉的王黯,平和的唇线抿起随后张开吐出两个音节。“王黯。”
这声呼唤在雨声大作中本就显得尤为细小,更何况现在身边躲雨的人已经多了起来。
本田葵更烦躁了,双手扳上紧箍着自己的手臂一边试图自己逃脱,一边扭头去看身边低头拿着手机的人,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仍是没有半点反应,王黯似乎正在专心致志地看手机,连眼睛都未曾抬起留半分视线给他。
本田葵没法引起注意也无法扳动他的手臂,无奈气恼却只能憋着,索性闭上眼干巴巴地往人身上一靠。

过了一会王黯才重新抬起头像是完成什么般松了口气,耳边衣料摩擦的声响引得葵睁眼看他。
对方也只是简单地解释过他在打车,葵抿抿唇只是安静地应了声,两人便不再交谈。

隐隐雷声让本田葵有点不安,他仰头似有若无的往后藏了藏,身前手臂仍然紧箍着不放。

直到一台车来到两人面前,王黯才总算是松开了本田葵,而本田葵也终于从被箍着藏在伞下的郁闷中脱离出来。他抬眼看着王黯,而对方只是一言不发地将他滴水的发丝揉乱也不顾他反感,再伸手试图将伞递到人的手中。

“小生不要。”王黯的好意迎来一句脱口而出的拒绝。一阵风猛地袭来,周围杂音再次沸腾,本田葵皱着眉大声重复了一遍,将手中外套迎风抖开举到头顶,似乎是做好了冲进雨幕的准备般走到往下流水的檐边。

王黯想都没想便抓住他举在头顶撑开外套的双手将人拖回来,而对方也板起一张脸努力挣扎着不肯退步。王黯啧声,敲敲这不听话的小崽子的额头,掰开他的手指将伞塞进去:“听话!明天还我就是!”

他这声算是喊出来的,毕竟两人间那股横冲直撞的风快要将伞掀翻了。本田葵皱起眉有些呆愣,而王黯只是帮他将伞扶正便自己转身冲进雨幕中登车离开了。
“……老狐狸。”本田葵看着手中的伞心情复杂地咬了咬唇,还是举起他硬塞过来的伞转身冲进雨幕向相反方向奔去。

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、就这样吧。
感谢看到这里的您――!困得不行啦,晚安好梦。
谌安 2017.5.15 02:22

半夜想写文……写不出来。
听完歌然后睡觉吧。它能给我很多遐想啊。

深夜一波旧图流x悄悄地。发完去睡觉Zzz
角耀和小僵尸都是去年的老物了orz
英式超凶.jpg,历史课突发奇想(……)
团团和小熊是考试不务正业的产物。
回想以前在看现在。我已经是个废兔子了
晚安♡

第一个动态…大概是今日瞎摸的两只草履虫(瘫地)
没有本子没有纸上课找了个练习本瞎画画…我去面壁。

红心皇后菊。长发是私心(……)今天恍惚间想起之前看过的一篇扑克设极东文
“葵扯开了和服的衣领,露出锁骨下的红心印记”
越想越有点痴迷忍不住就画出来了。虽然最后成品是菊…邻座同学一直不肯相信我画的是男孩。orz

一只舔爪子的黑猫葵。旁边字可能写太小了看不清…右边是“黑猫。王黯养的。爪子很利,超凶的。”
左边是“但还是不得不说。舔毛中的葵真是太可爱了^q”

最x最后。这里是谌安,或者叫弥初也可,写文画画都是半吊子…语c坑底透明小咸鱼一条!不,不来深交吗!no
感谢看到这里的您――!